中开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中开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索罗斯中国VC投资处子秀为何是MediaV

发布时间:2020-02-10 18:59:37 阅读: 来源:中开泵厂家

2011年5月,MediaV正式宣布,已完成第三轮规模为5000万美金的融资,此轮融资由索罗斯旗下的量子策略基金领投,光速创投、纪源资本跟投。

杨炯纬向本报透露,量子基金此次出资额为3000多万美金,并在MediaV董事会获得一席,这也是其在亚洲首次投资未上市公司股权。

作为全球著名的大规模对冲基金,量子基金通常活跃在世界各地的股票、债券、外汇等市场,这次为何玩起了私募股权投资,而且是早期项目?

杨炯纬自己都表示,“老实说,我也没搞清楚。

量子基金对PE蓄谋已久?

如果对2009年6月索罗斯来华还有印象,或许能看到一些蛛丝马迹。

那一次,索罗斯大肆“唱多”中国,还为即将在中国开始的“新生意”探路:做PE(私募股权投资),投资QFII(境外合格投资机构)。

彼时,索罗斯也曾到杭州,上海、北京等地密会中国的众多企业家,不过,他们“大多为未上市、或正在筹备上市的民营企业”。在接受本报采访时,索罗斯表示:“量子基金在中国做私募的方式,主要是投资未上市公司”。

2010年11月,索罗斯在香港的办事处(SFMHK Management Ltd)开张,地址选在香港第一高楼国际金融中心(IFC)二期的35层。

据报道,索罗斯此次入港带来了80-90亿美元的资金;在SFMHK开张之前,其香港办公室的相关人士就已经开始在中国四处“觅食”。香港办公室负责人戴霁昕(Dai jixin)曾率团队到北京数天,除了解内地经济情况,还与北京官员会面。戴霁昕还陪同索罗斯的大儿子到重庆“探路”,准备在当地大展拳脚。

戴霁昕是MediaV项目的负责人,他未就本报的采访提问做出答复。根据媒体报道,他曾表示,“我们很看好中国的电子商务与互联网市场,我们希望通过投资MediaV,共同参与和推动中国互联网的持续健康发展”。

另一种索罗斯风格

杨炯纬最早接触戴霁昕是在2010年上半年。

那时候,量子基金正在国内以LP的身份考察一些PE/VC机构。作为VC所投的公司,MediaV被量子基金找到,并被委托“对几个VC做一下评价”。但杨炯纬称,当时并没有太深入的交流,只是见个面,聊了半个多小时。

2011年初的某个晚上,杨炯纬又与戴霁昕见面了,那时候,量子基金正在中国寻找一些早期项目的投资机会。

这次见面,戴霁昕也了解到,在他们上次见面以来的一年时间里,MediaV经历了快速的成长,以营收为例,从2009年的3000万做到了2010年的2.5亿元。

“一年翻10倍,这让他(戴霁昕)印象深刻”,杨炯纬称,“这是他们以前投传统企业所没见过的。”所以,戴霁昕表示,他们非常有兴趣投资。

那个时候,MediaV还没有最终决定是否要第三轮融资。2009年,初创期的MediaV获得光速创投400万美金的支持,据说最终版本的商业计划书还是光速创投合伙人宓群帮着做好的。2010年,又从光速和纪源资本那里融资1500万美金。

很快,MediaV专门为此召开了一次董事会,会议讨论的结果是,“决定进行第三轮融资”。

他们的结论基于这样几点考虑:其一,MediaV是否已经准备好了去上市?他们认为还没有,他们也并不着急去上市,但如果再做一轮比较像样的融资,可以更快、更自由地把基础打的更牢一些;其二,当时的市场是否处在融资的好时机?答案是肯定的,因为“钱太多了”。

量子基金还请来了美国互联网行业的分析师帮助做尽职调查,整个尽职调查持续了大约一周时间。

“他们也是看人看的比较多。”杨炯纬认为。

戴霁昕早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后在纽约大学取得化学物理博士和MBA学位,迄今已为索罗斯公司效力10年之久。而1996年,杨炯纬毕业于复旦大学计算机软件专业,与戴霁昕是“只差一届”的校友。

在1990-1992年间,复旦大学的在校生学制被增至5年,其中有为期一年的军训。所以,他们在彼此身上都找到了当年军训留下的共性,“比较守时,比较坚韧”。

但在拿到量子基金的term sheet之后,杨炯纬并没马上签字,而是特地飞到香港,就一些问题跟量子基金再次确认。

杨炯纬比较担心的一个问题是:量子基金以前不做VC,也没互联网早期项目的投资经营,是否对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足够了解?如果不了解,是否会倾向于看企业的财务报表?是否会急于盈利?

杨炯纬觉得,MediaV所做的很多努力不一定能体现在财报里,但对于未来几年的收入是有帮助的。

其次,杨炯纬想知道,作为对冲基金,量子基金对MediaV是否有足够的耐心,是否希望明年就上市?

对方的答案是,“我们等的起”。不仅没有上市对赌,杨炯纬称,对方也没有盈利方面的要求,甚至连最后签约的整个条款,都与第二轮VC投资时的条款“几乎一模一样”。

这都让杨炯纬感到意外,“这与印象中的索罗斯风格大不一样”,他说。

虽在董事会有一席,目前量子基金就MediaV的具体经营“基本不太管”。杨炯纬本身已经在互联网广告领域浸淫了10多年,所以他觉得,无论是企业管理,还是这个圈子的人脉资源,VC所能提供给MediaV的帮助已经微乎其微。

而相比量子基金在香港管理的80-90亿美元的资金规模,3000多万美元也不过是沧海一栗。

广州工商税务登记查询

广州工作签证流程

深圳代理记账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