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开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中开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国家队的新尝试【通讯新闻】

发布时间:2019-08-13 17:54:02 阅读: 来源:中开泵厂家

在媒体融合的疾风骤雨下,即使没有感受到欧美国家传统媒体遭遇的寒冬,也感受到了经营萎缩和读者流失带来的巨大压力。在中国,这个有着惊人数字媒体产品的市场,压力自下而上传递。在这一市场的最上层,机构庞大的、制度严密的国家队阵营—中央级媒体,依然占有着最有利的位置、最优质的资源,然而它们也走得飞快。

世纪华文MBR系统全面监测的党报媒体的网络传播数据显示,《人民日报》在新闻网站传播、微博指数和搜索排行榜中均名列第一,新华社全媒体旗下有几十个客户端并存。两大央媒旗下,均有不少影响力巨大的新媒体产品。

在乌镇召开的2014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人民日报》副总编辑马利在“新媒体新生态”分论坛上表示:“当初大家都知道人民网(603000,股吧)的人民时评、人民新闻,以及强国论坛曾经在网上独树一帜。现在人民日报的微博、微信、客户端似乎更火,《人民日报》的法人微博现在的粉丝已经超过6000多万了,客户端上线才不到半年,现在也已经突破1000万了。人民日报系的社交媒体平台所有的加起来远远超过一个多亿。”

她在发言的结尾这样总结:“在时代的汪洋大海里眺望互联网这座巨大的冰山,新媒体只是整个冰山浮在水面的一角,冰山之下是涌动不熄的新技术浪潮和日新月异的受众用户的体验,我们是爬格子的一代,新媒体在哪里主流就在哪里,年轻人在哪里,新媒体的未来就一定在哪里。”

时代周报记者 傅明 发自北京

3月19日上午10:22,张其打通田齐的电话:“喂!伙计,有兴趣再就方正的事写一篇稿子吗?”

电话里,田齐并不积极,于是张其试图循循善诱:“我很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去挖点猛料才对得起读者。”其实,昨天张其用差不多相同的话,在电话里力邀某证券周刊记者写稿时,田齐正和那个记者站在同一新闻事件现场。

“编辑下海”

张其,曾是一名令许多媒体人艳羡的新华社总编室体制内的编辑。几年来,张其围观了新华社的新媒体融合大局,在2014年新华社祭出微信客户端后,他毅然决定从观众席跳下海,主动请缨当起了客户端证券板块的协调人,并决心与新华社原有的专业证券报道子媒体、几乎占证券报道垄断地位的中证报业与上证报业一拼高下。

受命之后,张其曾认真总结过自己的优劣势:从历史沿革下来的新华社各地分站有着广泛而准确的信息采集能力,新华社也有足够的资本实力,这些都是一般媒体所不能比拟的。

张其决定重新构建自己的团队。首先他决定先选几个得力的副将,于是开始想办法与各路证券类记者通话交流,慢慢和其中的一些人熟稔起来,张其在心里将这些人重新分类定位。

不过,张其满怀信心拟好的团队队形报告并没有获得领导批复同意。张其失望之余,只好先把人约来写稿,然后再“和风细雨地向领导吹风”,“直到把人弄进来”。

田齐就是张其原计划团队中的一员,她是某知名证券报道纸媒的资深记者,早几年就以紫金矿业(601899,股吧)等新闻事件报道在证券传媒圈里小有名气。

约人写稿,并不是张其每天唯一的工作,除了差不多需要和十几名田齐这样的写手约稿外,张其还要自己向新华社遍布在全国各省市地区的几十个记者站收集第一手信息,同时还要摘编各路自己从其他渠道收集来的信息。除此以外,他还必须用既有的新华社记者稿件,编辑这些内部来稿,也占用张其不少的时间。

“近一年来好多了。”张其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在不断运作下,他得以慢慢地往队伍里充实新人,团队已渐渐形成并壮大。

张其所负责的这部分新媒体工作,仅是新华社客户端的若干个板块之一,这在风生水起的新华社全媒体旗下几十个客户端并存的大局中,只是苍海一粟。

网民关注党报侧重“反腐”

无独有偶,同样作为官方喉舌的《人民日报》,也于2014年6月开通了微信客户端。新华社在2002年开始尝试全媒体融合,《人民日报》在全媒体融合方面试图杀出新路的尝试则开始得更早。

先是2000年10月,《人民日报》网络版正式更改域名为人民网;2005年,人民网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人民网开始实行公司化运营和管理。2008年,人民网日本株式会社在日本东京成立,成为第一个走出国门、实现本土化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

在漫长的媒体融合过程中,《人民日报》既发生过世界乒乓球冠军邓亚萍入主人民网的传奇,也有过中央领导亲临现场直播对话网民的辉煌。

在2015年两会最后一天的总理记者招待会上,站起来请李克强总理就网购图书与《政府工作报告》中的“全民阅读”理念谈感受的记者,提问前的一串自我介绍是:“我是《人民日报》下属的人民网和《人民日报》客户端的……”这让人再也无法忽视《人民日报》新媒体融合进程中客户端的出现。

会后,这位记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自2014年6月12日正式上线以来,《人民日报》客户端目前用户自主下载量已经超过千万。几经升级后的《人民日报》客户端,已不仅只能“闻、评、听、问”,还能通过客户端实现“帮、报、图、视”等互动。

除了作为权威新闻资讯发布平台,《人民日报》客户端还推出了“政务中心”,意图打造最具影响力的移动政务信息发布平台。目前,最高人民法院、教育部、农业部、民政部和上海市人民政府、湖北省人民政府、甘肃省人民政府、成都市人民政府、眉山市人民政府、广元市人民政府、通江县人民政府等多家中央和地方党政机构已首批入驻。

据他介绍,除了供稿《人民日报》客户端以外,作为《人民日报》新媒体的记者,他还需要向《人民日报》的微博与人民网供稿。因此他每次采访都坚持在会场发稿后才离开。

世纪华文MBR系统全面监测的党报媒体的网络传播数据显示,《人民日报》在新闻网站传播、微博指数和搜索排行榜中均名列第一。

根据MBR数据:2015年1月,全国88份党报(包括中央级、省级和地市级)在新闻门户网站上总共被转载6.7万篇新闻,并产生了1.8万次用户评论量。新闻题材主要围绕“民生”、“社会”“反腐”等三大话题,占总新闻量的一半以上。

从“民生”的角度来说,1月88份党报被转发的民生类新闻稿件达到1.6万篇之多,引发网络热议的热点新闻有“人社部回应,中国社保费率全球第一”(来源《人民日报》),“拆迁户上诉到一半房屋被强拆,相关部门:误拆”(来源《中国青年报》)等。

2015年,中纪委反腐败的速度、力度、广度、深度,都达到新的高度。在反腐风暴中,从严治党的法治烙印也越发清晰。根据MBR系统监测数据,互联网用户对党报的关注重点侧重于“反腐”话题,这一比例高达13%,举例来说,《人民日报》一篇“腐败没有铁帽子王,反腐绝不设限”,分别被腾讯、凤凰等众多商业门户网站转载,迅速传播、快速发酵,最终蔓延至移动互联网的传播和转发。

从微博指数来看,排名前十位的既有中央级党报,也有省级党报和地级党报。微博指数重点考察各报纸的微博提及量和粉丝量指标,全国绝大多数党报已在新浪开通了官方微博,其内容定位应与党报保持一致。在转发微博方面,以《人民日报》为首的中央级媒体的重要信息被转发的比例最高,这主要源于媒体自身的新闻权威性和品牌度。从粉丝量看,《人民日报》的新浪粉丝量已超过3000万,并且每个月以5%-7%的幅度增长,排名前几名的党报粉丝量均在百万级以上,党报的微博粉丝规模越来越大。

搜索指数和微博指数均是从互联网用户角度进行传播的分析指标。解读党报在互联网传播结构中的特征,不能不从微博、微信等社交性媒体中观察,同时由于党报有严肃性、权威性等固有传播特点,用户通过百度等搜索引擎对党报的搜索行为,也正反映用户通过互联网对信息的真实性、可靠度,对传统媒体存在很大的依赖性。

媒体融合强调资源整合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喻国明认为,未来的传媒会以内容为中心,成为以传播为介质的配置资源以及一切社会生活的整合架构。在互联网背景下,用户洞察和资源整合是传媒企业在竞争中的制胜关键。面对社交媒体的圈子文化,传统媒体在促进不同圈子间的信息流动、构筑公共话语空间方面仍负有重大责任。

喻国明认为,从市场经济的发展历程看,从工业化时代到后工业化时代,社会越来越向高级化发展。所谓高级化发展就是有机化程度提高,构成社会的各个要素之间会牵一发而动全身,任何一个事物都越来越多地和其他事物连在一起。尤其是互联网把整个世界都连在一起,这就是传播对社会资源的重新架构和重新组织。信息论、控制论的创始人维纳曾经说过,信息是使社会赖以结在一起的黏合剂。互联网对社会的这种重新架构和组织就是通过信息和传播的“穿针引线”,带来资源的对接、匹配、发现、发掘和整合,形成新的经济的、政治的、文化的以及社会资源的重新连接和配置。所以,当传媒在社会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时,它作为产业的重要性也就越来越重。

喻国明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市场上的弱势必然导致政治上的边缘。“一切政治上的成功都是以经济的成功为前提的。一般而言,没有市场的成功就没有政治上的成功。我们从媒介自身的发展历程看,曾经,机关报一家独大,都市报发展起来后,发行量明显超过了机关报,不仅是民众,连同政府也非常重视都市报传递信息的重要性。”

因此,《人民日报》与新华社作为中央媒体必须在移动互联网占领产业先机,从而带来市场上的优势,这种优势也带来它在政治、文化等方面的影响力。

(责任编辑:HN055)

白癜风对儿童的危害体现在哪些方面

人参花泡水喝的禁忌7

怎么护理正在扩散的白癜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