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开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中开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审批者之死民航腐殇

发布时间:2021-10-20 20:02:54 阅读: 来源:中开泵厂家

审批者之“死” 民航“腐”殇

审批者之“死” 民航“腐”殇 更新时间:2010-12-27 8:02:24   2010年民航总局高官黄登科、首都机场原董事长张志忠等民航高管巨贾悉数落马,首都机场的另一位原董事长李培英,亦被执行死刑。  重新审视2010年轰轰烈烈的反腐大戏,便不难发现其中规律——但凡行政审批权力愈发集中的领域或是部门,便是腐败弊案的高发区,民航反腐所集中的货运航线管理,便是最为集中的权力审批领域,黄登科、张志忠等,都是先后或者多少掌握这项权力的“要员”,他们的级别或许不高,但却足以置企业于生死境地,于是,当他们手中所掌握的权力成为一种成就之时,也就埋下了他们可能案发的伏笔。  似乎在民航系统的审批制度安排下,贪腐与否,便几乎取决于他们个人的觉悟、自律与对法律的敬畏,一旦这些元素失效,贪腐几乎无不可免。一位业界人士评价说。而在指摘他们咎由自取的同时,或许从人本的角度而言,社会公众却忽视了他们也是这种集权审批制度的牺牲品。  从这个角度重新审视民航以及一切反腐的故事,或许总有新故事。  审批者  2001年10月至2009年8月,原民航局副局长宇仁录历任民航局人事教育司司长、人事科教司司长,掌管民航局人事大权长达7年之久。后宇仁录升任副局长,亦分管人事业务。  2010 年1月,由于“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宇仁录被“双规”。目前公认的宇仁录的案发原因是,在筹备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宇仁录曾在首都机场采购安保设备时向首都机场原常务副总经理黄刚打招呼,后者没有严格履行招标程序就采购了宇仁录“关照” 过的以色列一家企业生产的设备,这些设备购进后据称无法正常使用。  事实上,在宇仁录被“双轨”前,民航系统的反腐已经步入深水区。  2009年11月13日,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日美航空旅游包机有限公司总经理庞汉章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3号航站楼出发,前往沈阳出差,之后再也没有回到公司,当月下旬,河北省故城县检察院人员到日美航空了解情况。  南航的审计报告成了民航系统“祸事”的发端。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日美航空与南方航空过于频繁的往来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  民航华北局现负责包括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在内的多个机场及区内航线时刻审批。  而时刻资源对于航空公司来说至关重要,“即使拿到了航线,拿不到时刻资源,或者拿不到好的时刻资源也是白搭,”一航空公司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有多少人愿意大半夜的去坐飞机呢?”  值得注意的是,2010年落马的民航局高管黄登科真正掌握华北地区航班时刻大权是在其2003年任正局长后,而南方航空与日美航空业务合作的井喷则是在2005年之后,正是黄登科“位置坐稳,大权在握”的时候。  业内人士称,有关航线和航班时刻的利益链,每一个环节,都需要“做工作”。主管“航权时刻”的官员及其代理人、大承包商是民航腐败生态链的上游,航空公司则位居中游,在下游还有大量的票务销售代理公司和旅游公司,凭借与航空公司内部人士的关系,再对航线或时刻进行转包或代理。  有特殊关系的“庞汉章”们从监管部门拿到航线后,与航空公司合作,由航空公司提供运力,代理公司组织货源或客源承包。手握航线资源的“庞汉章”们或直接按座位抽成,或一次性收取佣金,根据航线不同价格略有差异,一条航线价格常在四五千万元左右。  集权审批的“价格”,在此刻显露无遗。  购买者  2010年3月17日,首都机场发布公告称,张志忠因届退休年龄,已辞去执行董事和董事长职务。5月27日,民航系统开会传达了张志忠因涉嫌经济问题被带走并刑事拘留的消息。张志忠是继李培英之后,首都机场第二个因经济问题被刑事调查的董事长。  本报记者多方调查后证实,张志忠案发主要与一位在北京雅宝路经营俄罗斯货运包机业务的女人有关,即联洲国际物流公司实际控制人魏景波。魏早于张志忠被刑事拘留。  知情人表示,正是魏景波的供述,为公安机关直接提供了张志忠犯案的证据,以至于张志忠未经过“双规”,直接被刑事拘留。该人士还表示,魏所供张志忠的事情,实则陈年往事,是在1996~2003年张志忠任民航总局运输司司长时的事情。  魏景波可以说是雅宝路的一个传奇,是雅宝路上第一批做俄罗斯包机的人,也是第一批赚到大钱的人,其掌管的联洲国际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已经形成很强的规模,是雅宝路货运代理的龙头企业。根据联洲国际兄弟公司联洲航空服务公司的公开资料,90年代中后期,联洲航空服务公司的发货量曾一度占据北京雅宝路地区对俄货运总量的1/2,最大年发运航班约600余架次,运量达到35000吨。经过多年磨合,公司与俄“东方航线”、“阿特鲁维拉”、“大西洋”、 “伊拉维亚”等航空公司建立业务关系。  知情人士称,所谓背景,最重要的当然是与握有飞行架次审批权的部门搭上关系,这个部门便是民航局运输司,而这个权力又集中在这个部门的“头儿”手中。于是,原本关联度甚远的民航局运输司司长便成了雅宝路上举足轻重的人物。自1996年开始,张志忠任民航总局运输司司长达8年之久。一位熟知内情的人士表示,当时在雅宝路,张志忠是非常有名的人。另有知情人表示,当时年轻貌美的魏景波通过别人介绍,认识了张志忠,两人十分投缘。  然而,尽管有张志忠扶持,魏景波的生意也并非一帆风顺,联洲国际的包机竟先后失事了两次。一次是从天津起飞后失事,最近一次是从太原起飞经停乌鲁木齐至阿塞拜疆库。  “实际上,接连两次飞机失事后,有关部门已经开始关注并调查魏景波。”知情人表示,但魏景波早于几年前就将公司转给他人经营,并举家迁往了国外,这些年来有关部门一直在催促魏回国接受调查,去年下半年迫于压力,魏终于回国。  魏景波,显然不是最后一个行贿者。只要集权审批制度仍在,监管体系尚不完善,无论严刑峻法,或许总有人前“腐”后继。相关文章:民航前11月运输总周转量增长26%美股提示:今日美股提前休市中国民航已成全球第二大航空运输系统人保集团不排除出售华闻控股55%股权华闻传媒:强势涨停诡异莫测华闻传媒:强势涨停诡异莫测斯凯发行价为8美元今晚登陆纳斯达克首都机场年旅客吞吐量超7000万雅虎财经:美国30年期国债拍卖取得意外成功美元大跌推动人民币强力反弹再度接近6.65关

美国发新闻

相容剂

食品级第三方检测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