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开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中开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服装网AndreasMelbostad男装更瘦更紧女装更短更酷

发布时间:2020-12-28 11:15:40 阅读: 来源:中开泵厂家

专访Diesel Black Gold创意总监Andreas Melbostad

Diesel Black Gold 的 2015 春夏男装是安德烈亚斯接管男装后的第二季作品,外界反响不俗

第一眼见到安德烈亚斯·梅尔博斯泰德,你会觉得他就像一个北欧玩黑金的音乐人。安德烈亚斯光头,个子高大而魁梧,黑衬衫、黑 T 恤以及黑色牛仔裤。可他一说话,却显现出一种绅士般的温柔—他更会早上 5 点起来画设计图。同样,看他的设计,也难以想象一个大个子居然热衷设计紧身裤。那些走上 T 台的男模女模有种瘦到病态的美感。“我曾努力把自己塞进一件我设计的男装夹克,可惜我失败了。”安德烈亚斯说。“不过,这对我并不太重要,因为这不是我的风格。”他甚至直言,设计的时候,他总考虑过一件事—不想个人化。他希望衣服更像是一种态度,一种概念。“我不是为我自己穿着而设计,更像是为一种态度在设计。”

设计师安德烈亚斯·梅尔博斯泰德

翻开安德烈亚斯·梅尔博斯泰德的简历,称得上丰富。这位出生于挪威的设计师最初跟随设计师尼科尔·法伊(NicoleFarhi)在伦敦工作。随后移居巴黎,先与阿尔伯·艾尔巴茨(Alber Elbaz)在 Guy Laroche 公事,又在 Nina Ricci 担任设计师。来到纽约后,他先后就职于 Donna Karan 和 Calvin Klein —履历之多,让他成为颇为瞩目的新锐设计师。在独立设计品牌 Phi 担任女装设计总监时,他通过大量黑色紧身服装让 Phi 这个小众品牌在年轻人中大红大紫。安德烈亚斯的设计宗旨从未变过—一直都根据自己的顾客来做服装,他了解自己的顾客希望穿上什么,想穿上什么,或者是要买什么。“在那么多公司工作过后,重要的是明白时尚是有多种方式,对我而言,头等要事是找到属于自己的道路。这是我最大的收获。”安德烈亚斯说。

经过前几季不尽如人意的系列后,罗索把在职 3 年之久的前创意总监索菲亚·可可萨拉齐(Sophia Kokosalaki)换成如今的安德烈亚斯·梅尔博斯泰德,或许也是觉得其“了解顾客的设计”是 Diesel Black Gold 的不二之选。去年 2 月份,安德烈亚斯担当女装创意总监的系列在纽约首秀,机车皮夹克、裤子和连衣裙在 T 台上接连出现,那些基本服装款式却充满着惊人的内敛爆发力。虽然首个系列并没有带来根本的改变,但“给衣服带来全新的结构”的设计已经让观众席上的女人们按捺不住,也让她们在心里列好了购物清单。今年 2 月安德烈亚斯带来第三季的女装,一切已经按他的路线走上轨道,而且酷劲十足。“外界给了我们很多的关注,反馈也绝对及时而正面。”安德烈亚斯颇为自信。第一个系列让他觉得在设计上有些天真,而当第三个系列结束后,安德烈亚斯显得如鱼得水。

Diesel Black Gold 2014 春夏女装系列

Diesel Black Gold 2014 秋冬男装系列

Diesel Black Gold 2014 秋冬女装系列

安德烈亚斯最初只负责女装,2015 春夏男装是他监管男装后交出答卷的第二季—有了女装成功的良好势头后,安德烈亚斯在今年 1 月推出首个男装系列时保持了有条不紊的节奏。“我之前从未设计过男装。这是我有史以来第一个男装系列。”安德烈亚斯说。“我想促成这次转折一个很大原因就是在我的女装设计中也可见不少男性化的元素,所以罗索觉得我设计男装也会很快得心应手。”安德烈亚斯说。他同时表示,Diesel Black Gold也想传递一个信息,“当今世界,男女性别的界限开始变得模糊。”

Diesel Black Gold 2014 春夏女装秀场后台

安德烈亚斯的设计中离不开皮革,在他看来,这种原材料可以给设计带来多种可能性。“皮夹克是我们卖得第二好的产品。”他说。无论男女装,每一季产品中,安德烈亚斯都给皮夹克带来各种新玩法—除了最基本的金属元素,还会有些涂鸦元素。设计是关乎态度的工作,安德烈亚斯很清楚这一宗旨,他想做出高质量产品,可商业仍是他需要考虑的一方面。“我们想做很棒的牛仔裤,也想做很棒的皮夹克。我们既希望产品能够创新,同时也能够达到一种商业平衡。”

在之前举行的 2015 春夏男装秀场上,Diesel 的创意总监尼克拉·弗米切提(Nicola Formichetti)悄无声息地坐在第一排为安德烈亚斯助威。“作为同一公司下的我们要持相同的态度。”他说。“但我们有很多不同的决定,我们有不一样的目标,而这些差异很重要。”或许,对伦佐·罗索而言,以牛仔为主的 Diesel 走着大众化路线,他自然需要像尼克拉·弗米切提这类能用自身魅力为品牌制造话题的设计师—那是大众所需要和渴望的。可对于 Diesel 的高端成衣系列 Diesel Black Gold,罗索需要的是像安德烈亚斯·梅尔博斯泰德这样的实干者。毕竟,两条线,两类设计师,泾渭分明。

安德烈亚斯·梅尔博斯泰德在米兰接受专访

B=《外滩画报》

AM=Andreas Melbostad

B:街头文化和摇滚文化,你更喜欢哪个?

AM:摇滚态度毫无疑问一直很重要,但街头文化如今更是一种自由的解释。我们暂时不讨论经典或传统,结合两者才活得更为独立。

B:好几场秀的感觉让人感到阴郁。

AM:我的性格中有着这些成分。你要知道,当我面对设计以及一大堆面料,我会特别投入。然后,我会变得有些焦虑。

B:谁是你最喜欢的歌手?

AM:这个问题有点难。我比较喜欢 1980 年代以及 1990 年代的歌手,像 Depeche Mode,New Order,这些乐队对我的生活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开车时我一定会放音乐,不过听什么音乐得视心情而定。为了符合新一季男装城市工业化的主题,我们用了说唱歌手蜜西·艾莉特(Missy Elliott)的音乐。

B:年轻时有想过组摇滚乐队吗?

AM:我很早就开始专注在服装设计上,所以从没经历过摇滚乐手的生活。这或许是一种遗憾,但我可以通过自己的设计去表达男性的刚强。我更喜欢自己能有比较舒适、品质高的生活。

B:现在你住在纽约?

AM:我在纽约住了 14 年了。然后每当秀开始时,我就开始在意大利和纽约之间来回,有时呆几个星期。当我在纽约时,我的工作大多是研究资料和设计,这是既费时又只能一个人完成的孤独工作。当我来去意大利时,工作就变成了团体合作。选面料、挑模特、试装、彩排……不过,这些日程安排对我挺有益的。

B:挪威出生,纽约生活,米兰工作,如此奔波你会觉得累吗?

AM:离开挪威后我去了伦敦学习了几年,之后在巴黎呆了 5 年,最后决定再回到纽约。这些城市,尤其在我搬到纽约后,它们都是我工作时的参考。我很喜欢这种生活,当然有许多舟车劳顿,有时也挺疲倦的,但是若是离开这些奔波,说实话我会很想念的。旅行能刺激我的创作,它已经变成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当然,我也会很想家。

B:多久会回一次挪威?

AM:虽然生活在纽约,但挪威才是我真正的家,我的家人们都在那儿。我在度假或圣诞节时都会去那里。

B:为什么觉得回家乡是一种度假?

AM:这不是最好的度假方式。但是你选择了一种远离家人的生活方式,你就得找时间回去,我热爱我的家庭,他们对我很重要,所以夏季和圣诞节是比较好的时间。在纽约的生活更像是日常生活,我在那儿工作,那儿有我的朋友们。

B:对于穿着,你喜欢单一色系?

AM:是的,这样很简洁。年轻时我充满激情,总想做些疯狂的事。工作越久越倾于理性,这些想法也融入到我的穿着中。旅行时,我就在包里塞十几条牛仔裤,让我在旅行时不需想太多打扮的问题。这样的方式也贯穿到我的设计中—我在工作上注入了很多能量。在纽约,我早上 5 点就起床开始画图设计。

B:早上 5 点就开始工作?

AM:对,因为时差。

武汉女装尾货批发

实体店卖女装怎么进货

杭州工业设计公司

晋中工业设计

株洲产品设计

安庆产品设计